娱乐大号集体“放暑假”价值观这个命题要创业

2019-05-02 22:54:10 围观 : 75

  在微博祭出杀手锏后,6月8日,微信也封了关八、严肃八卦、毒舌电影、南都娱乐周刊等25个账号。(好像有误伤啊……)

  有人庸俗、粗俗,便有人嗅着金钱的铜臭味去媚俗。从社交、VR到直播、再到如今铺天盖地的自媒体,此间多的是为大众提供猎奇、八卦等内容的创业者。在这个圈子里,内容提供者乐于靠擦边球来实现短期的利益变现。

  在VR爆火的一小段时间内,做VR内容的创业者和投VR的投资人,都曾提到,情色+VR是最容易引爆市场、吸引消费者的,只是,这种内容不被允许。然而,直到现在,依旧有人在这个市场里寻找着可钻的空子,比如,近日媒体曝出的“部分网店卖VR眼镜送色情片”。

  社交亦如是,陌生人社交更是直接被贴上“约炮”的标签。就像人们不会对自己看苍老师这样的事情广而告之一样,某些隐秘隐私的事情,在一定程度上也代表着其不可说,或者说是上不了台面。但往往这样的内容,或者围绕着这样的内容而制造的谈资,在同样带有非实名保护色的网络环境里,更容易博得眼球,引发热议。与此有相同待遇的,则是那些带有窥私性质的内容。现在的人们有多寂寞,就有多饥渴地需要通过在网络上“伸张正义”、批判、与大多人达成共识来得到虚幻的在人群中的感觉。

  高处不胜寒、阳春白雪少,被世俗缠绕的人们,厌恶世俗而不得脱离,不喜庸俗粗俗媚俗,而净做与此有关的事情,说与此有关的话语。这与“人之初性本恶”有点类似。而这些,鼓励着钻三俗空子的人前赴后继、络绎不绝,不以时间的流逝为转移。

  卓伟的八卦、咪蒙的底线日,高考第一天,整个八卦圈遭到了大清洗。在网信办的敦促下,微博官方率先表态,宣布关闭卓伟、赵五儿等共计19个微博账号,吃瓜群众大惊,以后还怎么围观、吐槽、撕渣渣!网友不忿道,“然后娱乐圈一片祥和,吸毒嫖娼打老婆出轨也没事了”。“一堆靠炒作火的明星是不是也可以关了”。“不整治娱乐圈的不良之风,反而把爆料关了,这是要把娱乐圈的事都掩藏起来吗?”

  也有网友表示,那些全凭一张嘴的营销号确实该关,但卓伟和赵五儿这样凭视频(事实)爆料八卦的,还是有存在意义的。但不容忽视的是,从明星聚餐、恋爱、忘拉窗帘到大庭广众之下用手戳私处这样的内容,卓伟在娱乐大众的同时,也受到了越来越多的质疑。后续的爆料雷声大雨点小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在窥探这些隐私的过程中,也不可避免地涉及到道德层面的问题,以及在微博问答上线后,卓伟把信口开河当成了一种赚钱渠道,肆意传播毫无根据的八卦内容,供网友意淫脑补。

  娱乐营销、饭后八卦跟低俗炒作是两码事。每个行业都有其自我进化能力,明星的私德要不要作为行业的准入标准,要不要对触及道德甚至违反法律的明星艺人进行封杀,都应该交给行业自身去演化、寻求立法或制定规则。狗仔,百度百科对其定义是:专门跟踪知名人士的记者。而一旦狗仔被商业化所绑架,这个职业的定义本身就变了,比如卓伟,已经称不得是严格意义上的狗仔,而是一个被八卦绑架的商人。

  同一天被封的,还有咪蒙6月6日的微信文章《嫖娼简史》,这已经是其在15天内被第6次删文,其微信公众号也遭到了禁言。作为内容生产者,咪蒙是靠满足人们的猎奇心理走红的。《致贱人》《致low逼》《职场不相信眼泪》《“我们男人出轨,不是为了性”》《现在为什么流行睡丑逼了?!》……她的每一篇文章都善于把某个观点推到极致,知乎上评价她“挑逗大众情绪”。

  咪蒙在去年推送了一篇《永远爱国,永远热泪盈眶》,文章发布后的第二天,她发现几位媒体大佬在微信上拉黑了她。GQ在对咪蒙的采访中写道,“铺天盖地的批评文章出现在她的朋友圈里,每天醒来,网上有几万人骂她”。资深媒体人连清川认为,令批评者不适的原因,是他们将咪蒙的文章看做一种言论,而非一门生意。

  去年9月,新浪便曾召集21名微博娱乐大V,举办了一次“娱乐自媒体抵制低俗座谈会”。会上指出,“自媒体时代,时有哗众取宠、甚至杜撰诽谤的言论出现,这一乱象在娱乐领域尤为严重”,并明确表示“不给低俗网红提供蹿红平台,将对抹黑明星的大V采取禁言甚至封号处理”。今年5月18日,人民日报发布了《别让“八卦”太嚣张》的文章。

  紧接着,6月1日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规定:任何个人和组织不得利用网络从事侵害他人名誉、隐私、知识产权和其他合法权益等活动,网络运营者应当加强对其用户发布的信息的管理,发现法律、行政法规禁止发布或者传输的信息的,应当立即停止传输该信息,采取消除等处置措施,防止信息扩散,保存有关记录,并向有关主管部门报告。

  在政策导向的几番铺垫之后,6月7日,各平台被约谈,八卦账号们遭遇“灭顶之灾”。虽然咪蒙的主战场在微信,但经过15天内6次被删文,以及此次的禁言,未来的咪蒙,势必不能再靠煽动和猎奇的标题和内容了。相对而言,关于直播的监管来的更干脆彻底,当然,即便如此,也未能杜绝一些钻三俗空子的平台相继试水。

  在去年的9月和11月,分别有两记重拳砸向直播。其中规定,直播平台必须持证上岗,且在开展直播活动前要将相关信息报属地省级以上新闻出版广电行政部门备案。另外,互联网直播服务提供者和互联网直播发布者应当依法取得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资质,实施先审后发管理,提供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的,应当设立总编辑。

  微博方面在昨天的声明中表示“坚决支持遏制追星炒作低俗媚俗之风”,卓伟们是回不来了,但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八卦。即便是在没有微博、微信这些传播介质的时代,这世间的八卦也从未曾停止过。

  据腾讯娱乐报道,卓伟的狗仔事业版图共有三个部分,分别是风行工作室、全民星探和直播团队。其中,风行主要做内容偷拍;全民星探和直播团队则负责做运营。而卓伟将视频偷拍以1000万左右一年的价格卖给了爱奇艺,直播则以500万左右一年的价格卖给了优酷,图片卖给了搜狐,也是500万每年的价格。至于剩下的内容,卓伟会定期给一些地方纸媒包括港媒。此外,明星花高价买回偷拍也是其营收的一块。